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文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下黨員叢戎的一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重慶市地方志辦公室    發布時間:2022-09-23 10:43    閱讀數: 2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1913-1992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叢戎,本名葛進樂,1913年12月18日出生于山東省海陽縣葛家村。1938年投身抗日救亡運動,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49年10月隨解放大軍南下,12月率西南服務團到達榮昌,被任命為榮昌縣委副書記(主持工作)。1983年離休,1992年11月6日病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叢戎7歲時到玉泉寺小學讀書,小學畢業后就到桃村的和昌貨鋪當學徒。和昌貨鋪的老板比較刻薄,伙計只能站不能坐,而且每逢趕集還得擔七八十斤的貨物,15歲的叢戎被壓得抬不起頭。有一次趕集,正好遇見父親,叢戎抱著父親一頓痛哭,表示不干了。父親心疼兒子,于是叢戎回到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盧溝橋事變后,日本政府迅速向華北增兵,擴大侵略戰爭。據此形勢,中共膠東特委發動了天福山起義,組建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,膠東人民有了自己的抗日武裝。為了推動抗日救亡群眾運動的開展,在特委的領導下,成立了海陽縣職工抗日救國會、農民抗日救國會、各界青年救國會、婦女抗日救國會等抗日群眾組織。1938年夏天,叢戎參加了青年救國會,從此投身于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救亡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39年,叢戎接到去軍校受訓的通知。學習期間,由于他聰明好學,刻苦鉆研,一個月后便由學員升為班長,并于當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學習結束后,叢戎被派往留略鄉任組織委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日戰爭爆發后,膠東國民黨地方勢力派乘機打著抗日的旗號,紛紛招兵買馬,自立山頭。在國民黨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中,膠東頑固派趙保原退出“魯東抗日聯軍”,成立“抗八聯軍”。駐守在昆崳山一帶和牟平、文登縣境內的國民黨游擊司令鄭維屏、叢鏡月、王興仁、丁綍庭、秦毓堂、苗占魁、安廷庚等與之呼應,也加入了“抗八聯軍”。他們公開與日偽軍勾結,向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進攻,摧殘群眾抗日活動,實行經濟封鎖,變成不折不扣的頑固派。1940年9月,八路軍山東縱隊決定,調第5旅14團東進擴軍,配合東海區地方部隊消滅昆崳山區的“抗八聯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到東海專署的任務后,叢戎經常帶領隊員出沒于牟平、福山日、偽軍與投降派盤踞的村鎮,偵察敵情,鏟除罪大惡極的敵酋、漢奸。1940年秋,叢戎帶領2名隊員去牟平二區執行任務,行至新添堡河東,偶與9名荷槍偽軍相遇。偽軍先發制人,用槍對準叢戎3人,命其舉手擊掌前行。叢戎佯裝擊掌,沉著地向偽軍靠近。離敵約5步遠時,叢戎突然抽出藏在衣領內的短槍,揮手將偽軍頭目擊斃,其余8人頓時呆若木雞,乖乖地舉手繳械投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,東海專署通知叢戎調任牟平縣縣大隊副隊長,根據上級指示,將本名葛進樂改為叢戎。一次,叢戎與隊員宋文民潛入苗占魁部之接頭據點,適逢據點內設宴,2人裝扮成端盤跑堂的,混入敵軍宴席,將一民憤極大的敵軍官擊斃,并繳槍3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路軍山東縱隊主力部隊攻打昆崳山的同時,牟平、文登縣地方武裝,也在昆崳山周圍展開攻勢,阻擊敵人逃竄。叢戎親自指揮了四場戰斗,每次都大獲全勝,有力地支援了主力部隊作戰。1941年秋,上級黨組織將叢戎調往牟平縣政府武裝科工作。1943年春,叢戎任牟平縣人民政府武裝部部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膠東半島三面濱海,海上交通發達,西翼又被侵華日軍盤踞的膠濟路封鎖阻隔,偏離祖國腹地,一直被日軍視為戰略要地。如果山東軍區和膠東軍區雙方要接觸,就必須繞道1000多公里,步行一個月時間,而且還要通過日偽的四道封鎖線。為此,山東軍區決定打通膠東到濱海的戰略交通線,縮短膠東到濱海的距離。要肅清膠東腹地敵偽勢力,必須打擊日偽盤踞的頑固據點。叢戎帶領牟平縣大隊,配合主力部隊攻打水道據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道據點位于膠東半島牟平縣以南約20公里處,周圍高墻、碉堡林立,壕溝、鐵絲網密布,縱深50米以上,而且全部在日寇的火力范圍控制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強攻,我軍派去3個營的兵力,8月24日晚上11點,戰斗打響。敵人的探照燈全部打開,各種武器一齊開火,戰斗異常激烈。我軍慢慢接近碉堡,走投無路的日軍開始向陣地投放瓦斯彈,叢戎抓住這個機會,命令縣大隊的隊員用濕毛巾蒙住口鼻,利用瓦斯的濃煙掩護,抱著炸藥沖到碉堡跟前遞給八路軍。在瓦斯的濃煙中,八路軍在碉堡底部點燃了炸藥。水道一戰使東海軍區的抗日局勢得到扭轉,為解放膠東地區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4年春節期間,中共牟平縣委向日偽軍開展聲勢浩大的政治攻勢。叢戎和宣傳隊的同志一起,到敵占區宣傳共產黨的政策,揭露敵人的陰謀。并到日偽軍據點周圍喊話、給日偽軍士兵寫信,規勸其棄暗投明。通過這次政治攻勢,全縣14個日偽軍據點中,有11個據點的反戰士兵與縣委敵工部門建立了秘密聯系;有13戶偽軍家屬到偽軍據點中把自己的親人動員回家;有29名偽軍在宣傳隊的教育下,向抗日地方武裝投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的一天,叢戎接到上級密令,稱八路軍主力將在路黎公路某段組織一次大的戰斗,要求叢戎帶領本縣民兵,在規定時間內負責阻擊縣南苗村據點有可能出巢的增援之敵。軍令如山倒。叢戎立即帶領縣大隊及民兵100多人出發,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翻山越嶺,到達苗村據點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苗村據點東北方向3華里,有一條自然形成的土坎。這條土坎正好位于苗村據點與路黎公路之間。叢戎決定就在這里阻擊敵人。乘著天黑,他們在陣地前沿埋下地雷,在土坎后面挖了簡易的戰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叢戎及時給大家做戰前動員:“敵人出來后,不要急于開槍,鬼子踩響地雷后再打!”晌午時分,一群偽軍在前,一群鬼子在后,從據點里蜂擁而出。在一名騎馬的鬼子指揮下,敵人朝土坎方向跑步前進。這時,前頭的偽軍踩響了幾顆地雷,五六個偽軍被炸死。叢戎命令:“打!”民兵們排槍齊發,又有十幾個敵人倒下。剩下的敵人慌慌張張向據點逃去,縣大隊完成阻擊增援之敵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49年10月,叢戎被派往西南服務團,出任二支隊參謀長,隨解放大軍南下。12月7日榮昌和平解放,12月16日,叢戎率西南服務團到達榮昌,和戰斗在榮昌的中共地下黨榮昌縣委勝利會師。19日,新縣委成立,叢戎被任命為榮昌縣委副書記(主持工作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0年1月初,榮昌縣區、鄉黨政機構初步建立,開展征糧工作時,地方反動勢力趁我解放大軍西進之機,在群眾中造謠煽動,利用當時民間藏有的大量公私槍支,組織土匪武裝,欺凌群眾,并殺害我征糧工作隊員,十分猖狂,縣委和新生的人民政權首要任務就是征糧剿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,地方工作隊在河包征糧被土匪包圍,情況十分危急,叢戎親自率領少數武裝部隊圍攻,將被圍人員接回仁義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8日,中共榮昌縣委按照上級指示,成立榮昌縣剿匪委員會,叢戎為主任。在剿匪斗爭中,叢戎帶領全縣人民大力宣傳首惡必辦,脅從不問、立功受獎、鎮壓與寬大相結合的剿匪政策。發動匪屬父勸子、妻勸夫,使其脫離匪部,繳械投誠,命令自新登記者再去爭取其他土匪,公審鎮壓首惡分子,指出一切土匪只有痛改前非,向人民悔過立功,才是生路。5月以后,全縣大股土匪基本被殲,進入肅清殘匪階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22日,以103團2營和縣獨立營為基礎組成榮昌縣剿匪指揮部,叢戎任政委,繼續肅清縣境內的土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52年9月,叢戎調往重慶柴油機廠。1953年4月任黨委書記,1954年4月改任廠長。他懷著對黨的赤膽忠心,一心撲在工作上,嘔心瀝血謀企業發展,充分發揮共產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。1958年 5月,他被錯劃成右派,并下放車間勞動。1979年9月落實政策后被任命為重慶水輪機廠顧問,1983年離職休養。1992年11月6日病逝,享年 79歲。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章作者:陳朝權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班长穿着白丝夹住我哪里